圆桌论坛:公益金融的社会绩效评估

编辑:小豹子/2018-07-12 22:38

  和讯网消息 2015年9月7,由宜信财富主办、中国公益金融创新计划承办的“第二届中国公益金融论坛”在北京举行,和讯网全程播报。

  以下是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下午好!欢迎大家来到今天的论坛。我们在想这件事情怎么样可持续,其实在中国我们有这样的一个所谓转型的时代,我们有很多的概念,我们有很多新的想法。我们怎么能够突破?我们希望在公益金融这样一个领域中间去推动,我们希望找到一些可持续的最重要的动力。我们今天有很多嘉宾是来自于金融界的,金融的本质就是公益,在这个过程中是什么因素在推动,我们能用这样的机制去进行社会交易吗?我们能够去交换,能够去促进,能够去推广吗?我们怎么进行传播?希望形成一种公益金融模式,背后有类似于定价、评估在不停人群终极传递的机制等需要去研究。其实这就跟我们主题讨论非常相关了。

  我是来自北师大的张强,也是本场论坛的服务者之一,我们希望这个环节中间讨论其核心驱动力。我们怎么样评估社会影响?我们建构了一个复杂的交易体系,我们怎么样去传递?如何在公益金融中体现。我们希望金融是个好东西,能够驱动实现公益。这背后的问题就是讨论,“我们怎么知道你做的事情对社会有非常好的效用”,“在这些效用面前,在不同的服务面前,我们可以寻找到更好的吗?”事实上,通过比较,我们倾向产生更大影响力作用的地方、项目和人群。

  我们今天请到陈锋处长,我们讲中国的SOE,是中国经济模式中间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相应的另外一个问题是说,我们很庞大的企业中间,怎么样推动这些?它们可能也会发挥着重要的引领作用。我们还有一位来自于企业界,我们怎么样帮助企业从自身开始认知这些。

  我们第一部分让嘉宾介绍一下你自己相关的工作。

  第二个阶段,我代表大家会问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既跟你的业务有关,也和主题有关。

  第三,我们希望开放给大家,希望最后几个环节中间,我们再次聚焦我们的主题,我们究竟怎么样去评估社会影响力。

  我们掌声欢迎海军。

  刘海军:非常荣幸今天来参加这样的一个省会!残友从18年前开始就一直专注于利用商业的方式,通过发挥残障朋友的优势,依托现代新知识经济时代这种非体力讨论,去实现一种残疾朋友生存方式的一个改变。

  从最早我们5个人成立的一个小的个体的企业,发展到现在。从开始为了生存下来,到中间的发展持续,开始为一些大的企业提供信息化的解决方案,一直到上周五,一个全部由残障人士组成的一个IT公司登陆了新三板,当然两个月以后,我们第二家公司主要是以居家重症的残障朋友,为阿里等电商机构提供电子客户服务的企业,作为我们第二家公司登陆新三板。

  我们不是去帮助一个群体,而是如何激发这个群体的潜在力量。这种潜在的力量,能够为主流市场提供一个非常好的工作方式。

  第二,我们整个驱动力就是来源于需求,就是每个阶段需求的实现。

  第三,是关于社会影响力的评估。最开始的我们并不知道有社会企业这个概念,一开始只是很多残障朋友很难找到工作,我们搭建一个平台,我们做了各种各样的探索。如何评估一个企业的效应,实际上我觉得可以从三个层面来看。

  首先是一个直接的影响,我们初期建造这个企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残障朋友有一份自己的工作,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个人和集体的可持续发展。18年来,这家公司没倒,最后还上市了,首先这是他第一个直接的收益,所有员工的工资的水平,不低于当地行业的工资,他不是一个低工资的状态,而是一个行业工资的状态,对每个个人有一个直接的收益。这是第一个直接的可评估的。

  第二个评估,称之为边际的影响,当一个残疾人就业,我称之为就业一人,幸福一家,安定一方。每一个残疾人和4.3个家庭成员相关,一旦他就业,他家人的幸福感指数会提高到一个层面。这是第二个我们称之为叫边际的影响。

  第三个影响是社会影响。从2002年开始,中国有接近1.2万残疾大学生毕业,他们寻找工作非常困难。这里面有诸多的原因,尤其从很多非常优秀高校毕业的大学生,他们没有办法找到工作。但是经过残友这么多年的一个实践,通过媒体的报道和社会各界的关注,慢慢慢慢大家会看到,一个软件团队可以为华为提供外包服务,说明其实残疾人他和其他人在同等的学历,同等的情况下,他作为一个非体力劳动者,他可以做出和别人一样的价值。由于他不善于跳槽,所以在这个层面来说他是一个优质的人力资源岗位。

  现在开始有大量的企业开始专门招残疾大学生,他认为他们做IT岗位和动漫设计岗位的时候,对企业来说是更加优质的资源。所以我们觉得残友做了18年,到最后,无论新三板挂牌还是这些,让我们更在意的是刚刚我提到的这三个影响力的实现。谢谢!

  主持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去过残友,我相信那是一个非常大的奇迹。我讲的不仅是18年的坚守,他首先定位就是我跟你一样,我们可以有能力递送同样经济的产品和服务。这是一种模式,我们在致敬的同时,我们看看Hulman Soaloon怎么样去看待?

  Hulman Soaloon:大家下午好!我的名字叫Hulman Soaloon,我工作于国际金融公司。

  首先我感谢组织方邀请我来参加这个会议。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自己,然后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组织的工作。

  国际金融公司是一个国际金融机构,提供投资、顾问以及资产管理服务,特别服务于私人公司和私有财产公司,以及发展中公司。我们公司总部在美国的华盛顿特区,在中国我们目前的投资是20亿美元,我们在中国的目标和我们世界银行团体的目标是一样,也就是消除贫困,促进繁荣。

  我们有很多的项目在中国,它开始于2000年,当时我们进行了银行的商业化以及私有化的投资,我们还提供了CTE还有一些农村商业银行的发展,我们还提供了微型贷款,以及在一些领域进行了改革,比如说安全领域、绿色信贷,以及环保银行支持等等方面。

  我们之后介入到实体经济领域,我们在中国在能源方面做的项目,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这就是一个风险管理的项目,是为了促进中国能源有效利用的项目,我们和几个银行合作,来提供大概20亿美元的资助,来推进这个项目,实现能源的节能环保。

  我们通过担保削减了银行贷款的风险,促进了能源行业的发展,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项目。比如说其中一个银行的金融机构开始不太确定能源和气候相关项目未来的结果如何,他们可以来找我们获得资金的资助。这样的话,他们就会得到我们的担保,我们会给他们提供担保。我们也在做类似于保险公司的工作。

  我们还在做每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的工作。我们每年都在减少2万多吨的二氧化碳,我们在中国也做了很多的二氧化碳减排的项目。比如说在工业用水方面,我们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在这里,我们和塔克合作,每年节约了大量的水。

  我们也介入到绿色信贷政策制定方面,在中国的金融领域我们的方式就是开发社会和环保的发展理念,我们在其他的国家也在推进这种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比如说越南和泰国,我们和我们的客户合作来保护水源,促进新能源的利用,增进人们的健康,保证食品供应链的安全。比如说在一些区域,我们提供支持了50万中小型企业,我们每年创造了20多万就业岗位,这些都要感谢我们的项目。我们每年帮助80万农民种地。

  我们也和政府合作,和世界银行,和世界贸易组织合作,来进行中国问题的研究。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知道如何产生一些项目,来减少水源的使用,来减少水源的污染,如何减少污染,如何促进新型能源的发展。我们在中国做很多节能环保的项目。

  我们如何来计算收入呢?如何平衡金融回报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和社会方面的利益呢?我的工作就是把我的团队引入到项目当中,研究一下我们这个项目可以产生多大的潜在的影响力,看一下我们资助的项目能够产生什么回报。之后我们要研究一下这个项目可以产生什么样的社会影响力,就像我之前提到的这种温室气体的减排,我们研究到底能减排多少温室气体,我们能够创造多少就业机会,我们能够帮助多少农民,如果我们研究这些因素的时候,之后我们把我们的研究成果重新融入到我们的项目当中,从而做出一个更加良好的解决方案。

  所以我们不仅仅是追求金融回报,我们还考虑社会和经济的影响。我们通过这个项目,我们要研究我们能够产生什么样的社会影响和经济影响之后,我们把这些观点融合在一起,然后研究一下我们能得到多大的经济回报,看多少是可以量化的。

  主持人:

  中国经济板块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国企这个板块,我们欢迎陈锋处长分享一下。

  陈锋:大家下午好!很高兴和大家分享。

  回到社会绩效这个话题,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从经济学发展本质来看,从企业存在的本质来看,究竟以追求本身股东的经济效益为主,还是更多的兼顾利益相关方的目标,包括环境、社会等因素。这涉及到一个企业发展的本质,或者经济社会发展的本质,如何衡量这些社会绩效的统计指标体系?各种方法、评估工具也好,这个实际上是企业社会责任发展,或者说社会公益金融发展一个非常核心的难题。所以我觉得今天这个话题非常有意思,也非常的重要。

  回到国务院国资委本身这样一个机构来说,它是中国很多大型国有企业的出资人,或者股东的代表。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作为一个大企业,你在一个经济社会中的发展地位,你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你的表率的作用应该做到极致。

  国有企业仅仅追求一个经济目标而已,还是说要兼顾更多的社会目标、环境目标等等,更好的与经济社会环境融合协调的发展。我们一直思考这样一个问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题。在2008年的时候,我们发布了一个意见,关于中央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指导意见。对这些企业的经济行为、社会行为等等各种行为都做出了一些倡导,就是希望企业更多地兼顾社区的营造、周围的环境、公司的员工等等方方面面的表现。我们更多希望企业从自身的管理体系更好地完善这样一套体制。比如说我们希望企业从价值观、理念、目标,首先就要树立社会环境共同发展这样一个理念,而不是仅仅追求经济利润。

  我们还希望企业建立一个管理体系,过去我们可能在环境保护、社区参与、公益投入等方面的投入可能比较少,但是现在不行了,有些是法律规定的,有些是我们自愿倡导的,一定要符合社会和环境的要求,我们如何建立好的内控体系,好的评估体系,从而确保自己企业的行为是履行社会责任的。

  回到社会绩效评价,中国的国有企业在很多公益领域也做了很多的探索和尝试。中国的援疆、援藏的工作,80%的任务都是由中国的国有企业承担的,给予资金资助、人才帮扶、培训等等,提升被扶助方发展的能力,每一年都有将近30多亿的投入。我们在很多项目的投资过程中,也会对当地的生态,对当地的公益,对当地的社区有很多的投入。

  关于这样一个公益金融的社会绩效评价,它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也是一个现实问题。复杂就复杂在于目前还没有一个很好的体系能够更好地平衡和衡量一个企业的表现,或者一个NGO组织的表现。为什么复杂呢?因为企业涉及的目标实在太多了,因为大家都会考虑到各种工具,各种评估指标体系,一直都在探讨这个问题。作为我们自身来说,我个人觉得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核心的就是意识问题,这个意识就是说,作为一个投资方,提供资金资助、支持的时候,是不是树立了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是你要不要兼顾环境和社会。比如你对就业的考量,你对环境的考量等等。更重要你有没有把对这样一个目标的达成纳入你的考核体系,这是非常难的问题。

  大家看到,比较能够解决的,容易解决的就是你的财务报表,很简单,但是你尽管有可持续发展指标体系,但是还是很难衡量。回到公益金融这样一个领域,它的社会绩效衡量,依然会有不少的困难和挑战。谢谢!

  主持人:谢谢陈处长的介绍。一个企业到底什么是边界?我应该以什么来衡量我企业的边界,是利润的边界,还是我应该用更多社会的兼顾,这其实是我们多年以来都在讨论的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国有企业,在你践行国有资产保持增值的同时,边界和社会公益之间,谁可以做这个决定?这个当然是一个更为复杂的难题,当然我们也非常感谢国资委同仁们在推动这些做了很多的尝试。

  刚才我们讲的是政策面的讨论,我们听听唐总,你们从一个商业公司来说,我们在帮助很多企业做长期的战略设计,这中间你有什么体会?

  唐嘉欣:大家好!我们这个部门名称比较绕口,我先提个建议,大家要记住我们这个部门,记住三个字就可以了,叫雾霾组。

  我们安永为什么会进入这个行业?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对这个事情的体会。我21年前就加入了安永,一开始也只是一个传统的财务会计师,后来因为做环境发展业务越来越多,我们公司看了这么一个业务,我开始主管这个业务。我觉得我的体会比较深,今天我们谈到在之前的部分,和刚才几个嘉宾谈到的话题,就是整个社会责任趋势的变化,以及对于绩效评估,或者是体制要求跟以前是不一样的,我体会很深。

  在我刚刚转管这个部门的时候,一开始我们跟很多企业提到跟社会责任有关的话题。比如说我们跟一些朋友讨论这些话题,大家都很理解对方在讨论什么。如果我们跟投资人,我们跟一些财务背景的CFO去讨论这个话题,可能中间会有一定的问题,就是怎么把社会责任和一个公司的财务业绩,我的回报,怎么能拉上关系。

  这几年以来有一个很大的变化,企业从一开始光写个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到现在对于报告背后一个企业做了什么,做这件事带来什么价值,这个要求越来越高。这是一个非常可喜的方向。

  这几年以来,我们作为会计师事务所我们也有了很多的变化,目前可以分成两个主线,一个我们是给企业去提供可持续发展相关的一些服务,最终的一个目的,是希望企业可以通过可持续发展业务上的变化,以及发展,可以给股东,或者给社会带来更大的价值。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一个方面,除了企业以外,我们面对很多的投资人,我们怎么协助投资人去针对一些更具有社会价值的一些投入项目去进行投资,这个是我们这几年一直以来在做的一项工作。里面也分很多的部分,大家会觉得会计师事务所做这个,有没有什么好处或者是优势?其实我这么多年下来,一开始我觉得还好,好像是不太相关的。后来觉得越来越相关,而且挺有优势。

  如果大家在座的有接触过会计师的话,其实他们有些特性,第一,会计师他有特别强的量化能力,会计师最会把一些不带数字的文字用数字进行表达,这是会计师最大的能力之一。今天的主题,如果我们讨论到绩效的评估,我们最擅长就是在于怎么把一个定性不定量的东西,变成一个量化的东西,这是我们很大的优势。

  另外一个他们喜欢用工具,比如我们今天讨论很多话题,比如说投资人,他怎么会能看到一个项目以后带来什么效益,这个可能有一个模型设定的过程在里面。这个也是我们一直以来一直在做的一件事。

  第三点,会计师平时去做审计,看体系,看系统,这个也是一个大的潮流的改变。现在所有的社会责任、公益事务里面,除了看表面的表述以外,到底它的背后企业做了什么,怎么去做这件事,有没有得到足够的监督和监管,数据的准确性,不管是企业本身从一个自身管理,或者从一个投资人的角度,要求是越来越高的。这也是我们这边一直以来做得比较多的事情。

  最后我想提一下,我相信针对所有企业,包括国有企业,大家都知道咱们国家,我们十年前看到比如说联想收购IBM,我们理解是一个国际化,我们回头去看过去十年,可能真正做了国际化的公司还不是很多很多。9月3号我们国家阅兵,表示我们国家国际化真正的开始,我相信10年、15年,国际化的迹象会越来越明显。这种情况下,不管是国有企业也好,民营企业也好,他们面对国际上对于可持续发展公益的要求应该是越来越高。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怎么去表达一个企业在这种公益活动里面能带来的公益性会更高。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主持人:怎么我们从数字中间找到社会影响新的效应的存在,这个非常重要。

  第一轮是个自我介绍,现在我要挑战每个嘉宾。他刚才说了一个模型,我们希望从自己开始,这是创造社会影响力很重要的一点。背后的难题是说,我怎么能够借鉴你的经验?

  刘海军: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有很多朋友都问过我们,第一,我们的创始人是不可复制的,领袖是不可复制的。第二,我们现有的管理团队也是不可复制的,原因不是说现在的领袖和现在的管理团队他们是比其他人多优秀,而是说他们的特殊经历和他们所处的特殊时间,这一个环境是不可复制的。

  残友重要的意义,其实我刚刚提到了,不是说它创造了一个IT残疾人的管理团队,也不是它登陆的主流市场,重要的意义,包括我们最自豪的,实际上是它有一个更加普世的,完全可以复制的,甚至都不需要残友去指导的这样一个模式。

  这个模式涵盖了两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就是它的核心理念,就是我们所一直倡导的叫优势视角。我们传统的公益慈善是救助性慈善,它关注的是弱势群体,我如何整合资源去帮他。我们觉得这种模式适合于失能创造的社会问题,比如像地质灾害,需要在短期内整合资源解决这些问题。

  但是对于长期存在的、非常复杂的,而且涵盖面比较广的社会问题,我们曾经也尝试过用传统慈善解决不能解决的社会问题,也许我们去认真剖析它,去挖掘出这些社会问题内在的潜质,通过激发他内在的东西,寻找他的优势所在。

  首先优势视角这个理念是可以完全借鉴的,因为它可以不光光是在残疾人这个群体里,在其他任何解决问题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应用。

  其次,就是它的架构,架构是可以复制的。我们每个人都在谈互联网+,大家觉得只要我有足够的资本,我想架构一个互联网平台非常容易,原因是这个互联网平台,它都已经非常稳定了。残友的核心架构我们称之为叫双轮驱动,当我去思考残疾人优势的时候,实际上客观上我也发现的残疾人的弱势。比如我以软件为例,他在电脑前残疾人的优势就可以体现出来,8小时之内是残疾人的优势,但是离开电脑,8小时之外就是他的劣势了,他不能自己上下班。

  我们的双轮驱动是怎样设计的?8小时之内让残疾人自我管理,基于不同的学历背景和能力的人自我管理,完全通过商业的模式去争取订单。

  8小时之外,我们成立了一系列的公益机构,让这些公益机构为残疾朋友提供住宿、就餐、心理辅导。这些社会性负担,我们由公益完成,而在商业上打拼的时候,就用自己强有力的竞争能力。所以这种双轮驱动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操作,所以他不光做IT,他甚至做一些种植和养殖,他只要借助这种理念和模式,都是可以实现的。

  主持人:对于慈善到底是利他还是利己?你是不是仅仅关心别人,而不是关心你自己呢?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联。

  我们把最后时间开放给大家,我们看看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要提给我们的嘉宾,在你的创新路上,你可能面临的问题,或者说你可能分享给我们的经验。

  我的问题是,如果是一个量性指标也许可以比较,因为我们讲的是公益金融,我们怎么样把资源给项目的申请者,或者给需求者。如果是那些非量性指标,我们到底给谁呢?包括你建议我的战略选择的时候,我可能有三个方向,哪些量化指标可以比较,那些非量化指标在这样一个社会影响力的前提下,请问你有什么建议?

  唐嘉欣:我先回答吧,有一个观点我想先提出来,即公益慈善的存在形式,像现在残友在做的一样,它变成更商业化的模式,它跟普通的商业模式没有很大的区别,我想这个观点我个人是很认同的,一定是走这个方向。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以往我们判断一个商业,不管是从投资人找一个投资机会,或者是投资以后我们去评估一个企业的表现,就可以考虑一直以来的量化跟非量化的指标问题。当然主持人提到有很多能量化的指标我们会进行比较,比如直接的财务数据,这是一种方向。

  另外一种方向,比如说从风险的角度,风险是没法量化的,这个风险是你个人意愿的问题。这个风险的背后用什么体系来把它控制住,这是一个公司的战略,因为每家公司面对同一类指标,最终都可能有不一样的发展方向,不一样的选择。

  我觉得对于公益评估的指标,说实话目前没有一个非常公认的,不像会计准则一样,全世界就那几个准则,现在不是那个情况。我相信以后一定会有这么一种标准的出现。打个比方,财务报表有一个叫综合报告,我相信这也是一个趋势,就是把财务数据跟非财务数据综合起来放在一块儿去做一个报告。举个例子,所有在南非上市的公司,都是要出具综合报表,到最后不管是定性定量指标,它会有一个被认可标准的出现。

  陈锋:除了没有一些量化的指标之外,有些指标其实不能量化。我在投入一个项目的时候会有两点,第一点,这个项目社会的稀缺性,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更好,我会选择一些社会最急需的。

  第二,我会选择和我的主业最相关的,因为这可以确保我的产出,控制我的风险。所以我觉得如果有些指标不能衡量,我会有两个参考的原则,就是刚刚说子两个原则,谢谢!

  Hulman Soaloon:这是非常有趣的一个问题,回答这个问题是很不简单的。但是我要试着来回答这个问题。

  有两件事情,第一,首先你要理解什么是你的长期的目标,你需要知道什么是你的战略,什么是你想要实现的目标。

  第二点,我们有很多的指标,可量化的和非量化的指标,金融的指标和非金融的指标等等。但是我们要做的还很多,我们还有很多的指标可以评估。

  首先,我们要有一个长期的目标,你要考虑你的战略可以产生什么样的结果。我有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就是绩效评估发生巨大的作用,就像我刚刚提到的风险评估方面,特别是在中国金融行业的金融评估。在金融风险评估的时候有两个方面,第一,我们要把对中小企业的影响最大化考虑,或者是我们要把所有的这些影响都集中在温室气体排放方面。你可以从两者当中选择一种,你不可能两者都选择,如果你可以把这些东西都量化的话,你仍然不能够确保你做的决策是正确的,更不要说那些非量化的指标了。

  你如何比较中小企业在温室气体减排方面的作用呢?中小企业和温室气体减排本来是两件事情,为什么我们在一起要建立这个项目?我们的长期目标是什么?你要研究这个项目的稳定性,以及它的扩展性,我们确实是做了一些金融和社会方面的评估,我们研究了许多不同的点之后,我们决定要把重点放在温室气体减排方面,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目标。之后我们会把这一结果进行短期的展示,比如说在短期之内我们减少了温室气体的排放之后,我们把合作伙伴带来加入到这个项目当中,最后我们可能把影响力扩展到中小企业当中。

  所以第一个首要的目标就是你长期目标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你比较的时候,你不是简单的把A和B进行比较,或者把苹果和橘子进行比较,因为不同的东西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最困难的问题,就是把社会的效益进行量化。因为社会影响力不是一种可以量化的东西,所以你必须要把这些东西放到现实生活当中,你会发现这些东西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底限。

  之后,我们就把这种标准进行类似的量化工作,看看他们可能会促进社会的发展,可能会促进知识的增长,可能会促进品牌的形象提升,可能会促进可持续发展等等。这些东西你都是需要考虑的,你谈到公益金融之后,需要考虑的东西很多。但是重要的是你要知道这是对社会有好处的。

  主持人:感谢四位的分享,就像今天早上陆克文先生说,我们很难追求一个完美的世界。今天我们四位嘉宾都有非常重要的分享,第一,讲社会影响力,讲价值,讲文化,讲我们真的你想做什么。我们是不是有一个共识去推动我们的社会发展。

  第二,在这些比较中,我们需要有一些原则,需要有一些标准。陈处长讲了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在资源稀缺的时候我们怎么判断,我们怎么让资源发挥更大的效应。

  我们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报告,我们是不是可以用一些机制披露它,让更多的利益相关者获取这些信息,能够参与到这些决策过程中间来,这可能是我们今天讨论的。我们如果要评估一个社会影响力,就要去追求长远的战略目标。

  Hulman Soaloon的一句话非常重要,我们今天谈到这里有很多收获,我们希望本场的讨论仅仅是一个开始。我们还在继续用你的实践,用他们的经验,用我们的教训继续谱写公益金融。在中国这样一个巨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们在创新的实践中,为需要发展的人们,创造点中国式的经验和教训。

  请大家再次感谢四位嘉宾,我们希望继续同行,也祝愿残友新的企业上市顺利。掌声感谢四位嘉宾的参与!